About Us

五脚基,粤籍人称之为“骑楼”或“走廊”,不过,在北马福建人居多的地方,还是以福建话发音的“GohKaKi 五脚基” ,最脍炙人口。 八十年代或之前,白天或夜晚,多会看到孩童在屋子前面的五脚基玩Ma Ma Sha猜家酒、Forfeit,打架鱼、七粒子、打照片、投胶圈等各类式童玩游戏。 我的童年是在乡村渡过,幼年时就懂得参与几个姐姐在屋前旷地玩A,E,I,O,U、跳房子或跳绳,在屋檐下的五脚基(其实是门前洋灰地,母亲称之为五脚基)玩七粒子、相思豆、投胶圈等童玩游戏。几位姐姐都是传统游戏的高手,尤其四姐,不论七粒子或五粒子游戏,抓取石子或抛石秤斤,都有一手,得秤斤分数往往把玩伴远抛后头。 小学时期,偶尔随母亲下坡底(市区)新街探望谊祖母,走过战前排屋,看到身穿校服的哥哥姐姐在屋前五脚基玩着童年玩意,我就自然会要求母亲停驻让我观看,虽然没得参与,但就是好奇坡底的与我和姐姐在乡村玩的童玩种类或玩法是否一样? 几次旁观,发现坡底孩童玩的童玩游戏,多是七粒子、相思豆、打相片、打架鱼等比较小动作的游戏,或许因为空间有限,一些我们经常在屋后的泥土地面画格;需要占据蛮大面积才能进行的One Leg独脚龙、Kalitui过河等跑动游戏,倒是少见。 中学以后,再经过市区老屋,已不见有孩子在五脚基嘻哈玩着童玩,不过,当年成群孩童玩着七粒子抛石秤斤时口张眼瞪的画面,依然历历在目。这时期,La La Li La Tam Pong和One Two Tali Shom的童玩嘻哈声,也逐渐在我居住的乡村消失。屋前五脚基,再也没看到姐姐和邻居朋友的相思豆或七粒子,偶尔有的,是在季候风时,看到三两只风筝在蔚蓝天空上随风摇逸起舞。 就这样,随着岁月成长,Ma Ma Sha猜家酒、Forfeit,打架鱼、七粒子、打照片、投胶圈、跳房子、玻璃弹珠、十二生肖、警察抓贼、打陀螺等多类式的童玩游戏,逐渐在我生活中淡忘、消失。 万想不到,多年以后,一场在老房子五脚基进行的人文课题的交流,让我走回童玩之路,重拾稚年的童真乐趣。 2001年,受到人文教育机构的邀请,在一栋百年老屋前的五脚基,与数位关心人文教育的专业人士交流,内容围绕在2000千禧年代的孩童,可以往哪方向寻回纯朴的童真本质?当我提到旧年代童玩,其他五位交流者顿时精神抖擞,异口同声的对放风筝、抓豹虎、跳房子等传统游戏的童年乐趣,谈个滔滔不绝,不亦乐乎。 从这几位专业人士的威肃脸情流露出孩子才有的童真稚气,让我联想,那不就是我们当天交流所要寻找的童真本质吗? 自那场交流会过后,我就开始傻呼呼的南下北上;四处搜集一些童年玩意。一晃眼十多年,在搜集与分享童玩的过程,让我发现,搜集得来的逾百种童玩与传统游戏,别具意义,它们不该单只停留在玩的童年记忆,而应该是涵盖人文、重拾现代孩子逐渐失去的纯朴天真、同时可以让人感染生命活力的一种生活启迪。